我有个历史微信群- 第十二章:胡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缕烟丝 书名:我有个历史微信群
    少顷。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嬴政眉毛微不可察的一蹙,随即又舒展开来。

    “父皇.........”一个身材匀称的少年走了进来。

    这少年衣着华贵,黑袍刺金,头戴玉冠,相貌颇为英俊,不过眼神却是有些阴婺,像是深沟中的毒蛇,嘴唇略薄,予人以刻薄无情的感觉。

    胡亥一进来便看到了站在一边的赵易,不过待看清赵易的官服之后,便没有放在心上,径直走到嬴政面前,恭敬道:“父皇,儿臣知晓您东巡归来,定然是颇为劳累,故连夜为父皇熬了汤膳,补一补身子,我大秦政务繁重,父皇当以身体为重..........”

    赵易啧啧称奇,尼玛,要不是知道这小子是个狠角色,还真以为他是个大孝子。

    嬴政见到自己的儿子如此孝顺,也是颇为宽慰。

    在赵易没有出现之前,胡亥是他最小的儿子,也是十分受宠。

    他脸色稍缓,“你有心了.........”

    得了父皇的称赞,胡亥心里颇为得意。

    他年纪不大,心思却是极多。

    长兄扶苏无论是学识眼界,还是人格魅力,都远远超出他。

    不过唯一的一点便是与父皇的观点常常相悖。

    本来他对皇位也不抱什么希望,不过父皇对扶苏的冷落,倒是让他心里产生了一些其他的想法。

    胡亥恭敬道:“儿臣身为人子,岂有儿子不关心父亲的道理,父皇为大秦日夜操劳,夙兴夜寐,儿臣不如伯兄能够为父皇分忧,只能做些小事帮父皇调养调养身体了........”

    他故意提到扶苏,便是为了对比自己的孝心。

    在他看来,扶苏时常顶撞父皇,如今自己做出孝子的濡慕模样,父皇定然会对他更加的看重。

    终究只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这点心机当然瞒不了始皇帝。

    嬴政淡淡的看了胡亥一眼,心里叹息一声。

    他当然明白胡亥这么做的目的。

    不过这等小手段实在是上不得台面,纵横一世,镇压六国的始皇帝当然看不上,甚至颇为失望。

    嬴政淡淡的嗯了一声。

    “你把汤膳放在这里吧........”

    胡亥一愣,感觉父皇这语气不大对劲啊。

    他脸色有些讪讪,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才好。

    嬴政看了一眼不知所措的胡亥,终究是自己的儿子,他犹豫了一会,缓缓道:

    “这汤膳,朕会喝的,你先回去吧,过两日,朕要考校你最近的功课..........”

    胡亥闻言,这才松了口气,他有些兴奋道:“父皇,儿臣先退下了。”

    说完,他便将手中装着陶罐的竹笼放下,离开殿内。

    赵易:“..........”

    好家伙,这叼毛有些蠢啊。

    他身处局外,当然看的清楚,始皇帝刚刚明显是有些不满么。

    就在他默默吐槽的时候,嬴政忽然道:“子正,你早晨匆匆而来,可吃过朝食了..........”

    赵易一愣,下意识的摇头。

    嬴政微微一笑,指着面前胡亥送过来的汤膳,道:“与朕一起用吧,朕一人吃不完........”

    赵易:“........”

    好家伙,胡亥孝敬他爹的,结果给自己吃了........

    不过他也没有太过犹豫,很快在嬴政慈爱的目光下点头。

    “唯。”

    随即,便坐了下来。

    嬴政目光温和,犹如一个看着儿子的父亲,没有半点的架子。

    赵易将竹笼打开,拿出里面的陶罐。

    这陶罐容积不小。

    赵易将盖子拿开,一股淡淡的香味扑面而来。

    虽然在他看来味道一般,不过放眼如今的饮食,也算是不错了。

    始皇帝又让仆役再拿一个碗过来。

    赵易舀了两碗放于桌上。

    嬴政温和道:“以后若是来不及,便来宫里与朕同饮朝食.......”

    赵易一怔,有些受宠若惊。

    始皇帝对他这也太好了。

    进宫跟皇帝一起吃早饭可不是谁都有这个荣幸的。

    他恭敬道:“多谢陛下..........”

    嬴政微笑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他心里颇为享受父子在一起的时光。

    陪伴儿子一起朝食,对于很多人而言不过是平平无奇的事情。

    但是对于始皇帝而言,却还是少有。

    尤其是跟自己已经失踪多年的小十九,嬴政心里十分宽慰。

    赵易看了一眼陶罐,里面除了一只鸡之外,还放了许多珍贵的药材,的确是大补。

    不过现在却是便宜自己了。

    不知道为何,也许是因为始皇帝对他的态度颇为和蔼。

    所以赵易在始皇帝面前没有太多的拘束。

    他喝了一口汤,浓郁的药材味混合着汤汁,味道一般,不过喝下去却是让他浑身一暖,气血升温。

    现在他正处于发育期,此等大补的药膳对年纪大些的过烈,对于他而言,通通可以承受。

    嬴政看着他喝汤的模样,忍不住道:“以往在家中朝食都吃些什么?”

    赵易回想了一会,随口道:“若是有黍,便拿来酿糕,若是没有便不吃,偶尔收成不好,便是一整天不吃倒也寻常.........”

    嬴政心里一纠,他面色沉默,许久才缓缓吐出口气。

    他知道赵易以前过的不好,不过倒是没想到过的如此凄惨。

    嬴政心里有些难受,倒也没什么胃口。

    他将面前的碗推给赵易。

    “朕没胃口,你吃吧,多吃些..........”

    赵易一怔,随即摇头。

    “这怎么行?”

    “朝食不用,整天都没神采,时常如此,怕是身体有恙.........”

    他将面前的碗又推回去。

    “陛下可不能如此任性,人呐,要是饱一顿,饿一顿,容易伤胃........”

    “陛下还是吃些.........吃饱了才有精神处理国事。”

    “陛下若是不吃,那我也不吃了。”

    嬴政被赵易这般半劝诫半强迫的语气逗乐,忍不住温和道:“好,朕吃便是了。”

    说完,他缓缓的喝了一口汤膳。

    旁边角落里呆着的宦官看的目瞪口呆。

    始皇帝陛下向来是乾纲独断,唯吾独尊。

    谁的话能被他放在眼里?

    纵然是朝中的几位大人物,面对始皇帝陛下,也是拘谨的很。

    更别说以这样的语气跟始皇帝陛下说话了。

    最重要的是,陛下居然还真听了这少年的话,简直是惊爆他们的眼球。

    赵易微微颔首,“陛下为国事操劳,政务繁重,应该要注意自己的身体才是,一个健康的身体,才能让大秦走的更远........”

    嬴政心里一暖,“好,朕知道了。”

    胡亥刚刚对他也说过类似的话,他倒是没什么反应。

    现在赵易这番话却是让他颇为暖心。

    少顷。

    赵易放下碗,舒了一口气。

    汤膳已经被他吃完。

    嬴政微笑的看着他,眸中露出一丝慈爱,“吃饱了?”

    赵易嘿嘿一笑。

    “胡亥公子的手艺真不错.........”

    始皇帝哑然,他笑骂道:

    “你这孩子明知道不可能是他做的,却故作不知,真是滑头.......”

    赵易“腼腆”的笑了笑,也不反驳。

    嬴政心情颇为愉悦,这种父子之间的温情交流,让他心里颇为温暖。

    .........

    “什么?孤送过去的汤膳被一个中尉署的千牛喝了?”胡亥语气中带着不可置信之色。

    特么的那可是他特地让人熬了一宿的汤膳,里面加的药材都是极品中的极品,年份颇高,价值不菲。

    本想用它来搏一搏父皇的欢心,没想到最后被一个外人喝了!

    胡亥脸色阴沉,胸口起伏不定,像是抽坏的风箱。

    旁边的赵高神色平静,没有说话。

    那宦官小声道:“倒也没有全喝,那少年还让陛下也喝了一些........”

    他将事情仔细的叙述了一遍。

    这事倒也不是什么保密的事情,宫里知道的人不少。

    毕竟,在始皇帝寝宫里侍奉的宦者很多。

    听到自己的父皇本来没喝,最后在那少年的劝诫下,才喝了一些,胡亥心里更是极为愤怒。

    尼玛,拿老子的东西去献殷勤博得父皇的欢心!

    关键是父皇的态度对那少年居然颇为的亲切?!

    他心里越想越难受,郁闷的一批。

    任谁想到自己花钱花精力弄出来的东西,最后给别人做了嫁衣,都特么郁闷的想要吐血!

    啪!

    胡亥狠狠的一拍桌子,气愤道:“此子到底是何来历?”

    他虽然蠢,但是也没有蠢到家,始皇帝以前可是从未对人这么和蔼过,难道这人的身份有什么不一般?

    赵高将那小宦官打发走,缓缓道:“听闻始皇帝陛下在琅琊捡了一个少年,兴许就是此人..........”

    他虽然是宦官,但是深受始皇帝的信任,在朝中权力颇大。

    虽然未跟着一起东巡,但是这点小事他还是清楚的。

    不过一开始他并未将这个消息放在心上,不过现在看来,似乎问题有些不大对。

    胡亥阴婺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狐疑。

    “捡来的?”

    “父皇一向冷酷淡漠,怎么会无缘无故捡了一个少年,还将此人带回王宫?”

    “而且,老师,你刚刚可是听到了,连父皇都听这小子的话!”

    “可恶.........”

    一想到自己对父皇关心的话,父皇视而不见,而此子的话,父皇却是听得进心里,他心里便是怒火高炽。

    他有些酸了........

    赵高神色冷静,“公子勿要慌张,区区一个来历不明的少年而已,也许其身上有什么过人之处得陛下看重,纵然是陛下看重他,也对公子没有任何的威胁,公子如今的首要敌人还是长公子.........”

    胡亥闻言,怒火勉强的抑制下去。

    他冷声道:“说的也是..........”

    赵高微笑道:“长公子与陛下日益不和,只要公子抓住机会,定然能让陛下对公子日益看重,皇帝的位置花落谁家,尚未可知..........”

    胡亥眼睛渐渐亮起,一想到至高无上的皇位,他心里便兴奋的有些颤抖起来,连刚刚愤恨的赵易都懒得理会了。

    “孤听闻伯兄昨日还和父皇意见不和,不欢而散,父皇对孤向来是宠爱非常,只要孤摆出关心父皇的模样,他自然知道谁才是他最应该传位的儿子.........”胡亥沉声道。

    赵高笑眯眯道:“不错,所以十八公子什么也不必错,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让陛下念你的情分即可.........”

    胡亥深深的呼吸一口气,又有些得意起来。

    “哼,无论如何,孤才是父皇最宠爱的皇子.........”

    赵高面带微笑,心里却是已经对赵易警惕起来。

    他陪在始皇帝身边的时间远远超过胡亥,对始皇帝的了解极为深刻。

    始皇帝这等千古唯一的人物,怎么会因为看重一个少年,就让其进宫陪伴,甚至还让其一起用朝食?!

    尤其是这少年的话,始皇帝居然也听在了心里,并且真的顺着这少年的话做了,简直是不可思议!

    若非那小宦者说的言之凿凿,他都不会相信这是始皇帝会做出来的事情。

    赵高眼睛眯起,闪过一丝寒意。

    除非这少年的身份........

    他心里猛然一惊,一个荒诞的想法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

    赵易站在一边看着嬴政批阅奏章。

    这年头的奏章都是以竹简记之。

    每一卷竹简都是颇为的沉重,而朝中官吏大量的竹简堆积在一起,足有数百斤。

    始皇帝又是一个勤勉的皇帝,几乎每一个竹简都会仔细的看上一会。

    天色渐渐变暗。

    宦者点燃蜡烛,烛火幽幽,昏黄的光线将案几照亮。

    始皇帝坚毅的脸庞仿佛蕴含着摄人心魄的魅力。

    少顷。

    始皇帝将手中的竹简放下,他揉了揉眉心,眸中露出一丝疲惫。

    庞大的帝国都系于一身,各种各样的事情,足以让人身心疲惫。

    他偏过头看向赵易,微微一笑。

    “是否觉得累了?”

    赵易摇头,眸中露出认真之色。

    “陛下都没说累,臣又有什么资格说累呢?”

    他可是清楚嬴政坐了整整一日来处理这些政务,比他累的多了。

    嬴政忍不住笑道:“那朕现在说累了,你累么?”

    繁琐的政务,冰冷的竹简,以及透支身体带来的疲惫,让他一向没有什么说话的兴致,沉默严肃才是他的表现。

    不过现在失踪多年的小十九在这里陪伴,他倒是忍不住调侃调侃,心里的疲惫便也一扫而空。

    赵易摸了摸脑袋,稚嫩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他老老实实道:“好像的确是有些累了.........”

    嬴政莞尔,“那便不着急回去,在这里陪朕用完飧,再回去........”

    赵易刚准备回应,忽然一阵脚步声响起。

    “陛下........”

    一个长相黝黑,身材健硕的汉子套着一件官袍匆匆忙忙走了进来。

    若非从官袍上看出此人是文吏,赵易还要以为这厮是个武将!

    嬴政淡淡道:“何事?”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