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上马甲后我在横滨搞事情- 第二十二章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拿铁走冰 书名:披上马甲后我在横滨搞事情
    电影院因为咒灵的袭击而暂停营业。

    岛谷白因此暂时失业,但第二天他就无缝连接到附近一家甜品店做兼职。

    老板是他曾经打工遇到的一位热心肠的姐姐,清楚他的情况,正巧店里的员工休假回乡正缺人手,便聘请了他作为临时工。

    店子的位置靠近市区的商圈,周末的生意很是热闹,终于迎走了最后一波客人,老板娘终于长吁一口气,放松下来:

    “幸好小白你愿意来帮忙,真是帮了我大忙啊!”

    岛谷白刚收拾完一张桌子,拿着脏碟子回到吧台,递给了女人,笑得一脸温和,说:“是我要感谢玲子小姐,给我这个机会在这里工作。”

    “哈哈,小白你不要谦虚了,今天店里一半的女客人都是冲着你来的呢!”

    玲子小姐暧昧地朝他眨了眨眼睛。

    因为眼镜损坏的缘故,岛谷白还没来得及去配新的眼镜,过长的刘海用一个小兔装饰的发夹随意地夹住,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还有一双漂亮的紫色眼睛。

    兔子发夹是老板娘临时借给他的,夸张粉色兔子顶在头顶,给向来阴郁的岛谷白增添了这个年龄还有少年气和平易近人的亲切感。

    明明才几天不见,总感觉岛谷白身上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但要说是什么具体的变化,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得不说,小白你摘下那副眼镜真的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你要是这样去学校,一定迷死班上的女同学吧!”

    原主因为性格沉默,再加上之前带着一副笨重的眼镜,显得木讷又阴沉,在学校里一直都是默默无闻的透明人状态。

    如今玲子看到的外貌改变,这是这具身体受到他的影响而发生的改变罢了。

    但岛谷白只是轻轻一笑:“玲子小姐说笑了。”

    见店里的顾客也走的差不多了,林子小姐外出采购食材,而他则是留在了吧台看店。

    见店里没人,他清理完台面后便拿出了一本习题册开始做了起来。

    生存很重要,但是学习对他来说也一样重要,毕竟每年的奖学金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所幸的是大学的功课相对来说没有那么紧凑,挤一挤还是能挤出不少的时间来复习。

    “叮铃——”

    门从外面被推开。

    “欢迎光临...”岛谷白习惯性地从书中抬头,看见来人一愣

    看见笑得过分灿烂的白发青年,手里还提着几个袋子,看看上去似乎是刚购物完。

    那袋子logo岛谷白也算是知道个大概,基本都是一些常人难以触及的高奢品牌。

    不过五条家家大业大,他也的确是有这个购买实力。

    少年见到自己的瞬间,原本温柔的笑容有些垮掉,察觉到这一点的五条悟微微挑眉,但还是没说什么,只是整个人趴在玻璃柜上,看到空空如也的柜子,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一件蛋糕都没有了吗?”

    岛谷白:“抱歉,您来晚了,店里的蛋糕已经卖完了。”

    面前高大的男人露出了楚楚可怜的表情,整个人萎靡不振的软在柜台上,像只失去主心骨的长毛猫猫。

    “那有甜甜的奶茶可以喝吗?”

    岛谷白抿了抿嘴,“…这里是咖啡店。”

    五条悟说:“可是我超讨厌喝咖啡。”

    “.......我的意思是这里除了咖啡什么都没有。”

    所以说在咖啡店里寻找奶茶是否哪里不太对劲...

    五条悟的目光偏移,斜斜地越过岛谷白,看向他斜后方。

    是他早餐还没来得及开封的甜牛奶。

    眼神个中意味不言而喻。

    “那是我的……算了,就当作是你昨天救了我的谢礼吧。”

    岛谷白还是妥协了。

    五条悟眼神一亮,“原来你还记得我啊……”

    岛谷白避开了他的视线,沉默着将牛奶倒进杯中。

    “要热的。”身后的五条悟补充道。

    “......”

    一分钟后,岛谷白将刚从微波炉里拿出来的热牛奶给五条悟,此时的他正坐在靠橱窗的位置,吃着从别家蛋糕店买来的蛋糕。

    “先生,你的热牛奶。”

    岛谷白放下东西就准备转身离开,五条悟叫住了他。

    “五条悟,我叫五条悟,不要忘记了。”

    岛谷白有些诧异,对方又开口:

    “坐下来聊聊吗?关于昨天的事情。”

    果然是为了这件事来的吗...岛谷白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

    岛谷白坐在五条悟的对面,后者将一块未动过的草莓蛋糕推到了他的面前,“试试吗?是我平常很喜欢去的蛋糕店买的,一般人可是要排很久队呢...不过我是VIP,还有你的发夹很可爱。”

    奶油的香甜气息飘进他的鼻腔中。

    这家伙绝不可能就是为了请他一块蛋糕而出现在自己面前。

    所以他拒绝了对方的好意,“请问五条先生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倒也不用这么紧张,如果非要说来意的话,大概就是个心理辅导吧。”他的语气云淡风轻,仿佛只是什么再不起眼的小事一般。

    因为担心他遭遇咒灵事件而产生心理阴影所以派人来进行心理疏导,这倒是很符合咒术高专一贯的做法,但是这种小儿科的工作让最强的咒术师来进行不显得小题大做吗?

    岛谷白满腹疑惑,但是表面仍然风轻云淡,“我的心理状态很好。”

    “即使碰见了这么可怕的事情?”他反问道。

    “...”

    “你能看得见咒灵吧?”说着,五条悟忽然伸手,捏爆了一只不巧飞过的蝇头,“像这样,你看得一清二楚吧。”

    不知道是不是对方故意为之,明明以五条悟的实力,像这样随处可见的咒灵平时都不会出现他百米范围内。

    偏偏这一次,就像是...故意要展示给他看似的。

    岛谷白沉默了,而对面的男人也很有耐心地在等他开口。

    “是的,我看得见。”

    岛谷白干脆大大方方的承认,人在生死关头的瞬间,是有机会能够看见常人看不见的咒灵的,忽然看见咒灵了也不足为奇。

    “岛谷家那臭老头要是知道这件事的话,会很欣慰吧。”

    有什么好欣慰的,即便看见咒灵,在家族的眼中,岛谷白仍然是个无可救药的废物。

    不过——

    “你认识我?”

    “有印象。”

    但具体有什么印象也不说。

    岛谷白也不是好奇心旺盛的人,只是‘哦’了一声,然后从座位上起身,“既然你已经知道我是什么人了,就没有必要再进行所谓的‘心理辅导’了,我过去看不见那些东西,即便现在机缘巧合下看到了,也不会害怕。”

    “五条先生不必浪费时...”间。

    五条悟打断了他的话,“不是机缘巧合。”

    岛谷白一愣,皱眉,“什么意思?”

    五条悟嘴角轻勾,伸手将墨镜摘了下来,如天空般澄清的眸子定定地看着他。

    “你不是岛谷白,对吧。”

    陈述句,表示肯定语气。

    他有一瞬间对面前的五条悟起了杀心。

    但那股杀意来得快消失得也快,表面仍然不动声色,他甚至还对五条悟难得露出了个笑容,“我就是岛谷白。”

    岛谷白心里已经在默默盘算着再不惊动这个世界规则下杀死五条悟的可能性。

    虽然过程会很麻烦,但也不是办不到。

    “不,你不是。”五条悟斩钉截铁,“外表可以欺骗所有的人,但是不同人的气质是不一样的,况且,这不是我第一次见到你。”

    “早在六年前,我见过你,作为岛谷白的第二人格,因为愤怒和嫉妒而扭曲出来的黑之人格。”

    岛谷白脸上出现了松怔的表情。

    他在胡说什么?

    五条悟似乎对他的反应了如指掌,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档案文件放在桌上。黄色的牛皮纸袋外面写着岛谷白的名字和身份证编号,而上面几个红色的大字‘东京精神病院’。

    这就相当有意思了。

    他占据这具身体的同时也继承了所有的记忆,但翻遍所有的记忆,都没有与此事相关的记忆。

    但以五条悟的个性,他不屑说谎。

    第二人格?

    五条悟在来见岛谷白前曾在脑海中预设过对方无数的反应,但没有一种是眼前这样——

    孱弱纤细的黑发少年抱着肚子,在他面前毫无形象地笑得前仰后合,狭小的店铺里回荡着他放肆而又开朗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

    五条悟皱眉,还没有出声打断他的意思。

    莫约过了两分钟,面前的少年总算是笑够了,又重新坐回到五条悟的面前,一扫刚才的沉默内敛,以一种绝对平等,甚至凌驾在对方之上的姿态,下巴轻抬,露出好看的弧度来。

    然后抬手轻轻一挥,周围的咒灵瞬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灭杀,五百米范围内干干净净,连一只小小的蝇头都看不见。

    果然,套上‘第二人格’的壳子之后,突变的性格、变强的实力...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起来了。

    “抱歉,我不习惯有‘东西’监视我的对话。”他笑得一脸明媚,“那么,请允许我重新介绍一下自己,我是‘白’的另一面,你可以叫我‘黑’。”

    于是他干脆坐实自己是‘第二人格’的身份。

    五条悟瞪大了双眼,眼中划过亮光,“果然是你,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这个所谓的‘第二人格’他见过?

    岛谷白满腹疑惑,但此事不宜暴露太多,于是他转移话题,漫不经心地问道:“找我有事?”

    “就是好久不见的老朋友,叙叙旧。”五条悟吃了一口蛋糕,白色的奶油沾在了他的嘴角,他伸出猩红的舌尖绕着下唇舔舐了一圈,才继续道:“顺便想请你到咒术高专做做客。”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