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凶戾人鱼的饲养员- 022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朝邶 书名:穿成凶戾人鱼的饲养员
    研究所经历了昨夜的意外,半个园区凌乱不堪。他们从废墟中跨过,将余纵先送回了A区关押,然后去了隔壁的B区。

    B区内气氛压抑,不断有尖叫声。

    听了张卯的介绍才知道,这里是繁殖区。可是在更早之前,B区是让变异者和丧尸格斗的角斗场。墙上,地面,一些不曾更换的玻璃上,处处留着无法磨灭的印记。

    越过这些地方,他们来到了一间实验室外。

    实验室内的人迎出来,看到张卯居然不是一个人来,愣了一下,“这位是。”

    “余纵未来的繁衍对象。”

    攸关听得老脸一红,尴尬地对那人点点头。

    无关紧要的人,不值得多费表情,那人没理会攸关,恭敬地在前方为张卯引路。

    嘴里介绍道:“我们为M002注入的药剂是正常量的两倍,他曾试图用自|残的方式让自己清醒,可是随着药效加深,疼痛的作用越来越小。我们的人正在为他的承受体做心理疏导,这时候过去,时间刚好。”

    走廊昏暗幽冷,攸关抱着胳膊打了个寒颤,意识到张卯带他来是为了“观摩学习”。

    学习如何当一个承受体。

    害怕、紧张、厌恶等负面情绪充斥在心头,攸关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张卯冲他一笑,“这是不可多得的好机会,等下一定要仔细看。”

    “……”

    关押M002的地方看上去很隐秘,在走廊尽头,白色的房门与墙壁浑然一体。

    经过多项识别,房门开启。

    里面别有洞天,玻璃隔断的一侧是片蓝色海洋。海洋角落里有一座人造的石洞,M002就在里面。

    “博士。”攸关轻声道,“余纵是M001,这位是M002,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确切来说,有。”张卯上前,眼神专注,抱着些许欣赏意味望着那黑漆漆的石洞。

    “他是余纵的下一代。”

    “……”攸关有点混乱,猝不及防我突然当了爷爷,“是他的……儿子?”

    张卯的手指在玻璃上滑过,神情傲然地介绍:“M002身体内的基因片段,来自于M001。他们的基因相似度为98.67,遗憾的是,他并没有完全继承余纵的能力。”

    他仰头望了下天花板,嘴角的弧度像画上去的,有些诡异,“随着余纵逐步成年,他的能力会持续增强,可是M002却止步于此。”

    攸关的掌心按在玻璃上,液体的冰凉沁人心脾,抬眼就看见水面上有几道扭曲的人影。

    穿特殊材质潜水服,拿着武器的人跳进水里,径直朝洞穴游去。

    蓝色的强电流从枪|口|射出去,藏在里面的M002被迫露头,那是一名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男生,黑发碧眼,耳骨的轮廓偏向于精灵耳,他裸|露的四肢上分散着少许蓝色鳞片,两只脚踝上附有大约十几公分长的鱼鳍。

    这他妈是残害儿童啊!

    攸关:“他成年了吗。”

    “娃娃脸罢了,M002从出生起就在研究所,以人类角度来看他已经二十岁了。可奇怪的是,我们测试过他的激素水平,从人鱼角度来说,他已然是个成年的雄性。”

    “余纵是十岁之后正式参与研究,算起来M002比他来得更早,那为什么他的编号不是001而是M002?”

    “他的确是研究所的第一名研究对象,只是那时的他太孱弱,太不起眼。可是当和余纵的基因融合后,他开始变得不凡。攸关,你见过宝石吗?被刚发掘时那么不起眼,只要经过精心的雕琢打磨,它就会变成最璀璨的星光。既然余总才是给予宝石本身火彩人,自然只有他配得上M001的编号。”

    这话说的,冰冷的编号仿佛成了某种天大的赏赐。

    M002身上无力,药剂让他的脑子变得昏昏沉沉,身体异常亢奋,他感觉到有一股岩浆在他身体里流窜。

    一名被捆着的成年男性被推进水中。

    他的身体一直下坠,直到触底。

    张卯走到一张桌前,按下上面的红色按钮,一个铁笼子落下来,刚好将那人和M002罩在其中。工作人员离开前,替他把绑手的绳子剪开。

    偌大的水缸里,笼子静静屹立。

    男人带着氧气瓶,两只手抓着笼子用力摇晃,他的挣扎声引得M002抬起头来。

    M002视线模糊,有重影,他甚至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明明是一个男人的身形,却听见女人在唱歌。

    他看到女人妖娆的起舞,一双柔夷缠绕到自己的脖子上,冰凉的皮肤让他更加迷失。

    可是在攸关的眼睛里,他将男人按在地上,手指滑过对方的脸,然后扼住他的手腕。

    攸关紧张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频频别开脸不想看,又被张卯一次次抓住,命令他认真“学习”。

    “咚、咚、咚”,这一次,男人摇晃笼子的力气很大,是人临死前爆发出的力量。笼身撞着鱼缸底部,水波剧烈晃动,血流出来然染红了周围的水。

    强大的猎食者将孱弱的猎物按在笼子上,手插|入对方后背将其从中分开……

    “M002失控,立即采取措施。”张卯似乎早有预料,冷静得不像个人。

    攸关胃部抽搐,酸水直冒,眼前一幕幕全是M002抽出脊骨的画面,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他宁愿现在看到的是十八禁。

    “张卯,那个人就那样死了吗?”

    张卯看出他的不忍心,不在乎道:“他是个死刑犯,是基地一起连环杀人案凶手,你觉得他可怜?”

    “……”攸关无话可说,因为他说不出来,扶着墙就是一阵呕吐。

    张卯嫌弃的捏着鼻子后退,“脏死了。”

    “那也是博士你害的。”攸关难受得厉害,忘了分寸责怪顶头上司。

    张卯挑了下眉,扭头去看缸内。

    工作人员再一次下水,他们给M002打了麻醉剂,采取电流攻击。M002的身上不断有蓝色的电流缠绕,他丢开那具尸体,瘫倒在地。

    攸关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他的眼角有红色物质析出,是血泪。

    二十岁的年纪,在另一个世界才刚上大学,在这里却已经遭受了许多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M002就像一只被拔掉牙的老虎,无法撕咬,无法宣泄自己的怒气。可他也像一个孤苦无助的孩童,做了自己不想做的坏事,只能委屈的哭泣。

    张卯神色凝重,水中那具沉底的尸体让他对繁衍计划的推行产生了迟疑。

    难道是因为M002是余纵基因的产物,还是因为人鱼基因本身就对交|配繁衍这一行为存在暴力倾向。

    不行,他必须回去翻看从前的资料,再联系其他科研人员。

    张卯急匆匆的离开了,没有管攸关。攸关回到了玻璃前,低头看着躺在缸底的M002。

    手指敲击玻璃,发出沉闷的响声。

    M002双眼失神,身体因为强电流还在抽搐。片刻后,他的肌肉开始痉挛,五官因为这一后遗症痛苦的扭曲着。

    他无法游动,近乎是爬回了洞穴,然后将自己缩成一团。

    那是胚胎在母体内发育时的姿势。

    他很害怕,内心深处在渴望安全。

    离开实验室前,攸关去了自己地盘,想看看余纵的情况,进门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他抓了个巡逻守卫询问,守卫说:“他从凌晨被博士带走出基地后就一直没回来过,可能又被送去解剖室了吧。”

    攸关如坠冰窖,张卯之前表现得还算正常,他以为违令的事已经揭过去了。

    ——

    主干道上,三名士兵把变异者的尸体拖上车载走。

    旁边有许多人围观,小声的窃窃私语。

    看到挂工牌的攸关经过,一名中年男人拉着他问:“小伙子,那些变异者都被抓回去了吗?他们会被处死吗?”

    攸关心里一直在想余纵,心不在焉道:“他们不会再出来了。”临走前他听人说,下午三点C区会全部封闭,释放毒气杀死所有抓回去的变异者。

    中年男人张了张嘴,指尖颤了颤,“谢谢。”

    攸关有气无力的摇了摇头,余纵的“失踪”把他掏空了,目送那人离开时,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林琅的话。

    他上前把人拉住:“里面,有你的亲人吗?”

    “没有,没有的。”中年男人矢口否认,可眼底闪过的光分明在说“有”。

    “我们可以去角落里说。”攸关指了指一条胡同。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去,刚进门男人就要跪到地上,攸关架住他的腋下把人托起来,“有话好好说。”

    “我儿子,我儿子在里面,我想见见他,我求求你,我没有其他门路,我也知道C区的实验体都是怪物,可那是我儿子啊……”中年男人痛哭流涕,不住的抹眼泪。

    攸关把胸牌递给他看:“可我是A区的工作人员,帮不了你。”

    “我知道自己强人所难,我,我就是想试一试,你不愿意也没关系,但是能不能请你别把这件事说出去,我,我……”

    “放心吧。”变异者在科研人员眼里是畜生,那在许多普通民众眼里,他们就是人类变成的怪物。也难怪主角会自嘲。

    中年男人在知道事情无望后,一下子老了十岁,背沮丧的驼着,双腿灌了铅一般走得很慢。

    攸关摸了摸工牌,对不起啊老哥,我现在自身难保,爱莫能助。

    今天这场观摩其实是场预演,很快就轮到他该上岗实践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