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科研老古板- 红痕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祝辞酒 书名:嫁给科研老古板
    戚白满脑子都是情侣装,并不觉得自己大晚上满身浓烈的火锅味、顶着一张红艳惹人的脸出现在江鉴之家有什么不对。

    江鉴之去卧室换衣服时,几乎是被戚白推着去的。

    两个月相处下来,戚白不止对他这位假男友的家熟门熟路,也能上手推人了。

    夏季南枫市天气阴晴不定,上一秒雷雨交加倾盆大雨,下一秒就能雨过天晴阳光灿烂,戚白考虑周到,三件情侣装分别是T恤、衬衫、薄外套。

    要是天气允许,他们能叠buff似的三件全穿上后在赵元凯面前晃,效果属于超级加倍。

    为了贴合江鉴之气质,戚白没买太花里胡哨的款式:

    纯棉T恤一黑一白,大码黑色左下衣摆有只棕灰色的猫扭头一脸淡定朝身后看,它的尾巴长长往外延伸,白色小码右下衣摆有只蓝灰色的猫,怀里抱着条毛绒绒的棕灰色尾巴正龇牙咧嘴地咬。

    穿这一套贴一起,图案合起来就是一幅画。

    戚白千挑万选,特意找了只戴眼镜的猫。

    衬衫最为简单,只是在胸前有两个小小的刺绣,一件上嚣张写着‘我的人’,另一件是‘他的人’,字体中间有不同颜色大小的圆点做装饰,不会显得单调。

    外套和衬衫类似,都是简单款,平时单穿出去也好看,但两人同时穿,绝对能分清是兄弟装还是情侣装。

    戚白自然也要试穿,江鉴之去了卧室,他拉上客厅窗帘,双手抓住衣服下摆一拽一拉,轻轻松松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

    江鉴之换好衣服出来,正撞见戚白把新衣服往头上套。

    ‘极简风’的客厅没有家具绿植等的遮挡,江鉴之一眼就锁定了站在空荡客厅的人。

    没想到戚白会这么不见外地在客厅换衣服,被大家称为没有世俗欲望的江教授,目光在扫过上半身□□的戚白时,脚步一顿,立马转身背对不拘小节的人。

    江鉴之:“……”

    江鉴之:“抱歉……”

    他没忘课间学生们的讨论,他清楚戚白的性取向。

    严格来说,自己这行为跟撞上异性换衣现场没区别。

    江鉴之无心冒犯,可他记性实在太好,就算背过身,刚才无意扫见景象仍然在他眼前挥之不去。

    他甚至清晰记得戚白劲瘦有力的腰肢上,那一层薄薄的肌肉纹理和如蝶翼般突出的肩胛骨是什么样的。

    白皙,偏瘦……

    陌生的热意至耳后蔓延入领后,江鉴之略显仓皇地闭了闭眼。

    戚白的确喜欢男人,但他也住校,男生宿舍里光着膀子穿着大裤衩招摇过市的人多了去,他没这么草木皆兵。

    他时刻牢记自己和江鉴之是逢场作戏虚假营业,也知道江鉴之不喜欢男人,因此根本没把这点事放在心上,心思从头到尾就没歪过。

    几下穿好衣服,看着背对自己的江鉴之,戚白还疑惑:

    “什么抱歉?”

    “……”江鉴之:“……没事。”

    戚白打量着换完衣服的江鉴之,满意点头:“江先生你穿这种类型的衣服也挺合适的。”

    和江鉴之常穿的黑白灰冷色调不同,衣服上的卡通图案综合了他身上的肃穆冷意,少了不近人情的疏离,多了几分贴近生活的软和。

    穿衣风格一换,江先生瞬间从成熟精英变成了清冽干净在校大学生,卡通猫猫配上他那张清贵脸,戚白还咂摸出一丝反差萌。

    尽管江先生年纪本来不大就是了。

    戚白在打量江鉴之,对方同样在看他。

    都说黑色显白,白色反之,可戚白穿上纯白色也好看,穿上后周身上下除了裤子上颜料多了一些、看着脏了一些之外,让人挑不出错处。

    戚白眼光好,加上两人都是要颜值有颜值、要身材有身材的衣架子,穿上情侣装站在一起不但不违和,还挺般配和谐。

    戚白围着江鉴之转了一圈:“挺好的,那就不退了?”

    江鉴之垂眸看着人陀螺似的打转,点头:“好。”

    新买的衣服还没洗过,试穿既然没问题戚白就想脱下来,江鉴之沉默片刻突然问:“不用拍照?”

    经江鉴之一提醒,戚白立马松手:“拍!”

    吃早饭都拍了,没道理穿情侣装不拍。

    贴在一起一顿操作后,戚白手又拽上了衣摆,见他又要撩衣服,江鉴之太阳穴突地一跳,抬手按住他的手:

    “回家再脱。”

    戚白:“?”

    有什么区别?

    回到二十楼后,戚白哭笑不得想他这位假男友似乎过于古板,在他面前脱个衣服都不被允许。

    ***

    江鉴之给学校提了建议,艺术系学生空余时间短时间内缩减,这并不代表江教授因为赵元凯而无端牵扯他人。

    江教授花二十分钟写的那封建议信,论点论据条理清晰——

    从前年艺术系有位男同学因感情纠纷跳人工湖闹上社会新闻,谈到最近学校论坛爆出来的交友乱象,字句在理。

    当今大学生大多明理守礼,可也有少部分脱离管教甚严的高中后,肩上没了重担就放飞自我,以感情经历丰富为荣,迫不及待体会新世界,艺术系俊男美女太多,诱惑也更大。

    我国教育处于谈感□□变的程度,长辈好像天生羞于对着孩子谈两性话题,等孩子大了,又理所应当认为他们该什么都明白。

    没人认真教他们该如何正确对待喜欢在意的人,学会尊重对方的同时自尊自爱。

    所以小男孩笑嘻嘻拽疼小姑娘辫子;

    有人用割|腕自|残威胁以求不分手;

    有十几岁的少女瞒着家人在小诊所堕|胎……

    因此江教授一提,校方综合一考虑——确实。

    作为一所为国家培养输送全方位人才的优秀学府,光是狠抓学业怎么行?

    接受教育永远不嫌迟,终是对学生有益又不耽搁学习,于是艺术系成了首先试点院系。

    效果好的话其他系也会提上日程。

    听到这消息的姜意,和戚白一样庆幸自己毕业早:

    “这活动简直是为赵元凯量身定制,别人写一千字感想,他就该写一万字,让他以后心里有点逼数。”

    戚白故意调侃:“这活动要是早开展两年,你也不至于一毕业就和人一夜情,还搞出个金丝雀。”

    姜意最近脸皮厚了许多,闻言顶了回去:“也不知道当初是谁让我冲着颜值闭眼冲。”

    戚白看热闹不嫌事大,如今笑得很大声。

    “对了。”姜意想起正事:“你准备什么时候带江鉴之去见赵元凯?”

    戚白:“这周六。”

    赵元凯不到黄河心不死,找着机会又来纠缠了两次,戚白同意了见面。

    姜意:“到时候你和江鉴之使劲秀!”

    他只恨公司忙,到时候不能亲自去现场欣赏赵元凯的表情。

    一定很精彩。

    话是说出去了,可戚白心里对江鉴之能不能扮演好假男友这一角色,持保留态度。

    假扮男友这事的确不在江先生的业务范围内,业务能力相当生疏,穿情侣装拍个合照都还要他cue过流程后,才清清淡淡地搭上他的腰。

    江鉴之太忙,他们也没时间见面来个事先彩排之类的,戚白只希望到时候见了赵元凯后,江鉴之不要露馅。

    姜意让戚白放轻松:“就江鉴之那张脸,就算他只是坐在你身边什么都不说,就能把赵元凯秒成渣了。”

    戚白一挑眉:“那的确。”

    属于各方各面的吊打。

    ***

    时间晃过,转眼到了周六。

    二十几度的天气,戚白和江鉴之最终选定情侣衬衫,双方一碰面,衬衫搭的都是球鞋牛仔裤。

    两人最大的区别只在于江鉴之衬衫依旧扣到了最上面一粒,而戚白懒散露出了脖子和锁骨。

    还是第一次见江鉴之如此休闲的打扮,戚白眼里的惊艳一闪而过,问:

    “江先生你想过改行去当平面模特吗?”

    说完后戚白自己想了想江鉴之常年冷着的脸,又笑着摇头:“算了,还是别为难摄影师了。”

    江鉴之没在意戚白的调侃,见面后视线就落在他脖子上没放。

    戚白衣服最上面的两粒纽扣解开露出脖颈,领口松松垮垮,刚好能瞧见锁骨的程度。

    他脖子线条流畅、修长,搭了条极具设计感的双层银色项链,小闪电吊坠刚好坠在锁|骨中间凹陷处,很帅气很配他,但是——

    江鉴之盯着戚白脖|颈锁|骨处的显眼红|痕,眉头几不可察一蹙。

    江教授生性淡漠,但并不是不知人情世俗,一眼就瞧出戚白脖子上零星却无比刺眼的红|痕,是吻|痕。

    既然戚白已经有了能把他脖子啃成这副样子的人,又何必找他去见什么狂热追求者?

    江教授抿了下唇,心里蓦地生出了丝不虞,看着戚白语气微沉:

    “你脖子……”

    “你说这个啊。”对上他的视线,戚白抬手摸上自己的脖子,眉梢一扬:

    “昨晚上我自己掐的,是不是很逼真?”

    戚白今早对镜看了,对自己的杰作很是满意。

    江鉴之:“……?”

    心里那点微妙不虞一凝,江鉴之难得怔然:“你自己掐的?”

    “当然。”戚白撇了他一眼:“不然还能真是吻|痕?”

    说到这里,他当着江鉴之面又给自己掐了一个。

    他皮肤白,平时磕了碰的都会泛红好久才消,更别说用力一掐,所以他一松手,他脖子上立马多了个草莓,且这草莓有越来越成熟的趋势。

    看着戚白脖子上瞬间多出来的人造吻|痕,江鉴之:“……”

    “做戏做全套。”戚白还在分析:“考虑到你的人设,我没搞太多,意思意思就行了。”

    戚白认为按照江先生清冷的性子,就算以后谈恋爱了,也不会把恋人的脖子啃得到处都是印,所以他也很克制,就掐了四五个走个形式。

    听完戚白的解释,江鉴之:“……”

    江教授又沉默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