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狼为患- 第十五章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青端 书名:养狼为患
    又是一场雨下来,浇熄了连日来的燥闷,整座京城笼罩在蒙蒙的雨中。

    屋檐上的雨滴滴答答的,空气中浮动着潮湿的泥腥味,街上几乎见不到什么人了。

    今年京城的夏日来得格外早,门房打了个呵欠,觉得这会儿应该不会有人来,回屋里想偷个懒觉。

    刚躺下来,门就被敲响了,不紧不慢地敲了三声。

    门房满腔烦躁,不得不重新起身去开门,一拉开,眼前顿时一暗。

    门外站着个身量削长的少年,旁边的人踮着脚给他撑着伞,后头还跟着好几个腰间佩刀的侍卫。

    这么大的雨,纵使撑伞也多少会有些狼狈,少年却丝毫未见窘况,玄色袍服一丝不乱,垂眸淡淡看来。

    那是张极俊美的面孔,线条优美的薄唇却紧抿着,清俊的眼眸深黑冷漠,气质矜冷尊贵。

    看清那张脸,门房的腿一下就软了:“陛……”

    “玩忽职守,逐出陆府。”

    少年没有多分一丝目光给他,丢下一句话,接过旁边人的伞,直接大步跨进了府内,路上碰到府中其他下人,只摆摆手,示意不必声张,轻车熟路地穿过月亮门与垂花门,进了内院。

    一路走到西厢房,少年的脚步忽然放得更轻,慢慢推开了门。

    雨水顺着屋檐滴溜溜斜飞出去,形成道透明的雨帘,屋内的人披着件苍青色袍子,松松懒懒地斜躺在屋檐下,自成一幅山水墨画,手上拿着本书,目光黏在上面,身边一碟葡萄,冷白的手指捻着葡萄,捏来捏去地折腾了半天,才凑到嘴边,吮了吮酸甜的葡萄汁。

    听到开门声,也没在意:“午饭先搁着,不饿。”

    宁倦一下就笑了。

    他悄无声息地走过去,弯下腰,猝不及防一把将地上的人抱了起来,凑到他耳边叫:“怀雪。”

    意料之中的,没吓到人。

    突然被人拦腰抱起,陆清则只是稍稍一顿,呼吸都没乱半拍,甚至还往嘴里又送了颗葡萄,挑了下眉:“小兔崽子,敢直呼老师的字?”

    陆清则没有长辈,加冠时还是冯阁老为他取的字。

    宁倦步态稳重,将陆清则放到窗下的罗汉床上,不答反问:“地上凉,陈小刀就让你这么躺着?”

    语气有些冷。

    陆清则想吐掉葡萄皮再说话,宁倦就一伸手,示意他吐到自己手上。

    尊贵的皇帝陛下似乎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眼睛甚至亮晶晶的,像只摇着尾巴的小狗。

    陆清则:“……”

    倒也不用这么孝顺。

    陆清则和宁倦僵持片刻,选择嚼嚼咽了,扬扬下巴:“铺了席子呢。”

    宁倦的脸色依旧绷着。

    这几年他想方设法,小心翼翼地养着陆清则的身子,珍奇补品、汤汤药药,辅之药膳,可算有了点成色,不似从前那般虚弱了。

    但依旧像个精致脆弱的纸灯笼,挨点风吹雨淋就要坏掉。

    宁倦蹭到陆清则身边坐下,下巴亲昵地搭在他肩上:“老师要是觉得热,我让长顺多送点冰来。”

    少年已经不像小时候那样小小一只,能钻到他怀里被团团抱住。

    这几年宁果果长势喜人,已经和他一样高了。

    恐怕再过几年,陆清则就得仰着头看他了。

    小豆丁,长那么快。

    陆清则颇为感慨,睨他一眼:“多大人了,这么黏着我也不嫌丢人。”

    嘴上这么说着,倒也没推开。

    如今是盛元五年,他亲眼看着当初瘦不拉几的小孩儿,一步步长成这般英姿翩翩的美少年。

    异世孤漂,心似浮萍,陆清则几乎将宁倦当成了半个儿子并着半个弟弟。

    小崽子黏人,他反而生出了几分养崽成功的成就感。

    宁倦当然不觉得丢人,垂下眼皮,又把陆清则往怀里搂了搂。

    微凉的梅香混着清苦的药味拂过鼻端,是很熟悉、且令人安心的气息。

    宁倦埋在陆清则肩窝间,享受地轻嗅着,眼底流露过深缠的依恋,几乎就想这么抱着陆清则睡过去时,外头却来了个没眼色的:“公子,我听下人说陛下来了,那午饭是送过来,还是你们移步去饭厅啊?”

    陈小刀从屏风后冒出半颗脑袋,虽然看惯了宁倦有多黏人,但看着少年皇帝几乎将陆清则笼在怀里的样子,还是有点头皮发麻。

    陆清则想了想:“送过来吧。”

    陈小刀心道陛下可真跟个小媳妇似的……刚冒出这个念头,冷不丁就和无声抬起头的宁倦对上了视线。

    那双眼眸漆黑幽邃,如霜雪般寒凉。

    视线相撞的瞬间,陈小刀打了个寒颤,赶紧收回视线,脚底抹油溜了溜了。

    陆清则没察觉异常,随手摸摸宁倦的脑袋:“今天怎么来我这儿了?”

    宁倦幽怨地抬起头:“老师不肯进宫看我,我只能出来看你了,还被老师这样嫌弃……”

    那张俊美的脸浮现出委屈之色,连睫毛都开始湿漉漉的,叫人看了就觉得自己罪孽深重。

    小崽子年纪越大,撒娇卖乖的功力越见长。

    陆清则一阵头大:“谁嫌弃你了,我不是三天两头就进宫给你讲学。”

    这几年韬光养晦,他的身体也实在是撑不住,领了个闲差修养着,大部分时间可都用在陪孩子身上了。

    宁倦不满:“可我想日日都与老师见面。”

    “你不嫌腻得慌,我还嫌呢。”陆清则懒懒地弹开他的额头,“起开,吃饭了。”

    宁倦哪儿听得了这话,气鼓鼓地盯着陆清则的背影。

    在原地坐了会儿,发现陆清则没有要回头来哄自己的意思,才受伤地捡起碎成一地的心,泪汪汪地凑了上去。

    近来十分闷热,厨房做的都是些清爽好入口的食物——陆府的厨子是宁倦派郑垚从不同酒楼里挖来的名厨,非常善做药膳。

    俩人对案而坐,陆清则也不秉承食不言寝不语:“还没说呢,突然跑过来,怎么,宫里发生什么了?”

    提到这个,宁倦的脸色就有点发沉,唇畔浮出丝冷笑:“许阁老今日给我讲完学,催我尽快选定后位,就差把他家有个适龄的外孙女几个字写在脸上了。”

    顿了顿,他看向陆清则,声音低沉下来:“老师会催我吗?”

    宁倦十七岁的生辰也快到了,历代皇帝,最晚十六岁也结亲了,是以大臣们催得紧。

    陆清则满脸不赞同,果断道:“不会。”

    宁倦嘴角一弯,轻快的笑意刚扑出眼底,就听陆清则严肃地补充:“你还小,生长发育不完全,过几年再说。”

    放到现代,宁倦还是个高二的小毛孩子呢。

    别人陆清则管不着,但他的学生,他实在不能接受这么早就结婚生子。

    还是孩子呢。

    宁倦:“……”

    什么叫发育不完全?

    他完全得很!

    昨晚……他还做了个梦。

    那是个极为黏腻的,湿热,混沌的梦。

    梦中人面貌模糊,他只记得那人很白,躺在床上煞是好看,那种奇异的滋味从身体渗透到灵魂,至今想起,还会耳根发热。

    但这种事,宁倦不太好意思和陆清则说。

    陆清则就像月下的神仙一般,温和却疏淡,与凡尘俗世层格格不入,坐落其间,冷静地看着红尘万丈,却不染尘埃。

    那些难以启齿的东西,放在他面前就会自惭形秽。

    尤其是经过蜀王宁琮的那件事后,好像一提到,对陆清则来说,就是一种亵渎。

    宁倦把话咽了回去,视线无意间落在对面人的衣领上。

    大概是嫌热,领子被扯得松松散开,露出雪白修长的脖颈,喉结清晰,随着吞咽动作,上下滚动了一下。

    无端令人移不开眼。

    宁倦耳根一热,突然不敢再看下去,低下头往嘴里扒饭。

    少年的变化全盘落在陆清则眼底,他摸摸下巴,陷入沉思。

    他家小孩儿居然那么清纯吗?

    只是一句发育问题,居然就把脸羞红了。

    难道原著里暴君之所以不近女色,不是因为莫得感情,而是因为太害羞了?

    啧啧,原来是纯情暴君啊。

    事不关己,陆清则乐呵呵地给宁倦夹菜:“来,多吃点。”

    吃完饭,陆清则想叫宁倦一起去书房,检查下功课,宁倦站起身,突然蹙着眉“嘶”了声。

    陆清则脚步一顿:“怎么了?”

    宁倦看看膝盖,小声道:“痛。”

    其实也不怎么痛,他和郑垚学骑射时,摔下马眉头也不会皱一下。

    但在陆清则面前,必须非常痛。

    陆清则半蹲下来,给他揉了揉膝盖:“生长痛吧,上次不是让你召太医给你多按按吗?”

    宁倦露出丝嫌弃:“不想让他们碰我。”

    这孩子,真是越大越别扭了。

    陆清则叹了口气,指指罗汉榻:“上去坐着。”

    说完,起身走到门边。

    陈小刀应该是去吃饭了,外边站着几个身材高大的下人,见陆清则出来了,垂首恭敬问:“大人有何吩咐?”

    因为陆清则脸上那道薛定谔的伤,陆府其他的下人只在外院活动,内院除了陈小刀,就几个宁倦派来的人。

    这些人身手格外矫健,做事干净利落,八成是从侍卫里特地拨出来的。

    陆清则客气道:“劳烦帮我打盆热水,再拿两条帕子。”

    宁倦乖乖坐在榻上,正探着脑袋,想绕过屏风看看陆清则在做什么,见他端着盆热水回来,刚想开口,就见陆清则淡红的上下唇一碰:“裤子脱了。”

    少年天子瞳孔震颤,死死揪着裤沿,嘴唇抖了抖:“老、老师?”

    陆清则挑眉:“你不脱,难不成我要帮你脱?我可不会很温柔。”

    说着,伸手碰到他的下裳,才注意到他衣裳下摆有点湿,估计是急匆匆地冒雨走来时溅湿的。

    陆清则怕他感冒了,又扭身出去,吩咐外边的人找套干净衣裳,再煮点姜汤送上来。

    宁倦的耳尖红得能滴血,犹豫再三,趁着陆清则出去的功夫,默默脱下了裤子。

    陆清则又溜达回来,半跪着撩开他的衣裳下摆,两条修长有力的小腿露出来,他拍了拍,夸奖:“练得不错。”

    宁倦浑身紧绷着,揪紧了榻上的小被子:“……”

    一直撩到膝盖,陆清则才停下。

    然后撸起袖子,绞了两条热帕子,盖在宁倦的腿上。

    热气驱散了凉意,好似就这么随着皮肤钻进骨骼,又窜进血管,一路流淌到了心口,浑身都暖洋洋的。

    宁倦一颗乱窜的心这时才安定下来,愣愣地盯着陆清则低垂的漂亮眉眼。

    那双熟悉的细白手指落下来,隔着帕子,替他按揉起疼痛的地方:“不想让太医碰你,就让长顺时不时给你这样揉揉,能舒服许多。”

    半晌没听到应答,陆清则抬抬眸,眼底沉着一湾温和的琥珀:“做什么,傻了?”

    宁倦静了静,轻声道:“老师,你对我真好。”

    陆清则低低哼笑了声:“废话。”

    说着,掀开已经逐渐丧失热意的帕子,手直接按在了少年的腿上。

    微凉的指尖接触到皮肤,宁倦却觉得那双手炙烫无比,烫得他条件反射地往回缩了下。

    陆清则按住他的腿,纳闷:“怎么,我力道太大了?”

    宁倦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心口又怦怦乱跳起来,心慌地移开眼:“没、没有。”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