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不会攻略反派啊你- 15%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扶桑知我 书名:会不会攻略反派啊你
    沈容玉缓步走了过来,他的步伐踩在绵软的草地上,脚步无声,仅有衣物的摩挲声。

    他倾身,略低了头看着季青琢,嗓音低沉:“怎么?”

    “没回答出问题来。”季青琢老实回答,她垂在身侧的手揪着地上的草叶,屈起的手指上染了草叶的颜色。

    她不想回答就是不想回答,她答了,就会有那么多道目光投射过来,她为什么要回答?

    但是沈容玉出现后,她有点后悔了,因为她不太敢面对沈容玉,虽然系统说他是大反派,但毋庸置疑,他这个大师兄当得很好,她这样摆烂,似乎多少有点对不起沈容玉。

    “阵法?”沈容玉的语气平静,声线平缓似风平浪静的海,“他定是讲了荒蚀的地脉星辰阵与五行基础阵法,看这时间,差不多是讲完了五行离火阵,对么?”

    “对。”季青琢说,她偷偷将自己攥成团的小纸条塞进手里。

    沈容玉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他问:“不会?”

    季青琢皱了皱眉,她没对沈容玉说谎:“会。”

    她想睡觉,单纯是因为书上内容她都知道,江千客讲的课无法带来新的知识,比如上午慕樱的课,全都是她不知道的内容,所以她会一遍遍好奇地尝试。

    这边一个圈,那边一个阵型,解阵的方法不是显而易见么。

    沈容玉看着她,他问:“既然会的话,又为何不答?”

    季青琢低下头去,她缓缓地,小声地说:“我怕……他们看我。”

    在午后和缓的日光下,稀疏阳光自草叶间漏下,蕴着林中尚未散去的雾气,将她发丝微乱的头顶照得毛茸茸的。

    沈容玉蹲了下来,他的目光与季青琢平齐,缎面的大袖铺展开来,挂在腰间的葬雪剑也叮当落在地面上。

    他的身材高大,影子将季青琢笼罩着,这情态,倒真的像一位认真负责的大师兄了。

    “你且入内,告诉江长老你会了,若问起,就说是我教的。”沈容玉的语气略低了几分,在如此近的距离下,这音量更像耳语了。

    季青琢抬了头,她的头顶险些撞到沈容玉的下巴,她没有与沈容玉对视,只避开他的目光。

    若她看沈容玉,便能看到他的眼眸深处还是寒凉无情的——即便他才刚说出如此关切的话。

    在季青琢面前,沈容玉似乎扮演这个门派大师兄的形象上瘾了,他牵动着自己的行动,就像在牵动偶人。

    可惜季青琢不是一个完美的观众,她甚至都没有沦陷在他略带宠溺的温柔中。

    她说:“谢谢小玉师兄,但是我还是想在外面坐坐。”

    此时,已经消失许久的系统忽然在季青琢脑海里出声了:“宿主,快加油,再靠近一点点,再吸收一些能量我就可以解锁新功能了。”

    季青琢觉得这系统像某软件的砍价活动,老是骗她说再一点点就能解锁什么新功能。

    她不会信,只仰起头,往后靠了些许,避开沈容玉深邃的目光,她的背抵在了后边的老树上。

    季青琢愈后退,沈容玉就愈发靠近,在明烈的日光下,他的长睫在白皙面颊上投下一片漂亮的阴影,掩下他那双不带丝毫情感的眸,而他的视线停留在她的手上,那手里攥着她方才带出的纸团。

    沈容玉挑了眉,唤了她一声:“琢琢。”

    季青琢因这声呼唤身子软了半边,他的嗓音当真是极好听,唤她的名也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缱绻意味。

    她侧过头去,白皙的脖颈略带绯色。

    季青琢攥紧纸团的手松了,那团写了解阵方法的纸张掉落在地,沈容玉正待去捡起来,那小山谷内却传来脚步声。

    江千客拨开山谷入口处的藤蔓——他是来叫季青琢回去上课的,一出来,他便看到季青琢与沈容玉在卿卿我我,对,就是卿卿我我!

    他板起脸,训斥了一声:“容玉,季青琢可是在罚站。”

    沈容玉的身子撤回,那淡淡的魂香远离了季青琢,他整理衣袍道:“我在教她阵法。”

    “季青琢是会的,我误会她了。”江千客朝季青琢招招手道,“回来吧。”

    季青琢有些疑惑地看向江千客,他是怎么知道的?

    其实她会解阵一事被大家知道,也是个意外,季青琢被赶出去罚站之后,沈容玉便指使看起来很积极的秋明雪去收拾她桌上没有带走的东西。

    秋明雪只想出风头而已,她才不想干活,于是她让盈袖替她去,盈袖到了玄云宗,竟然还愿意当她的侍女,她默默走上前去完成江千客的任务。

    结果她有些心不在焉,将桌上砚台打翻,墨汁洒在纸上,将纸上的笔迹洇开。

    季青琢誊抄阵法时,笔迹印刻在下一页纸上,她只将首页撕下带走,但下一页纸在染了墨汁之后,也晕出笔迹来。

    “这……这不是五行离火阵的解阵方法么?”盈袖将那染了墨的纸拎起来,好奇说道。

    江千客一惊,他正讲到下一个五行明水阵的原理,听闻盈袖如此说,他连忙看了过来。

    结果这么一看,他直接愣住了,因为纸上誊抄的解阵方法比他自己研究出的要更简洁——甚至于,以他自己的直觉来看,这绝对是最简单快捷的解法。

    他的眉头微皱,心情有些复杂,这张桌子只有季青琢一人坐过,她竟然早就把解阵方法写下来了。

    这样显得方才赶她出去的他太刻薄了。

    但是——

    “若是知道,她又为何故意不说?”江千客为了维护自己的面子,只朗声说道,“我提问她,她故意不答,岂不是不尊重我?”

    盈袖倒是伶牙俐齿,她将纸张递给江千客,随口说道:“大家都是看着她走过升仙大会的,她如此害羞,江长老也是知道的,你如此逼迫她,叫她如何说出来?”

    这番话,直接让江千客沉默了,盈袖说得确实有道理,莫非真的是他太咄咄逼人了?

    无奈,江千客只能拉下脸来,去小山谷外寻季青琢,没成想撞上了沈容玉与之亲近——实际上,沈容玉只是想把季青琢手里攥着的纸团骗过来看看而已。

    江千客出现,沈容玉退开些许,季青琢长舒一口气,与沈容玉是不是反派无关,她实在是惧怕与人如此亲近的距离。

    她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只对沈容玉道了声谢。

    季青琢疑惑江千客为何要将她叫回去,一抬眼,就看到江千客将洇开笔迹的纸给她看:“进来吧。”

    沈容玉也看向季青琢解出的五行离火阵,他将那简洁的线条,眸光微凝。

    如此简单直接……竟然真的有些像这个小傻子能想出的方法了。

    这后半程课,季青琢实在是没办法摸鱼了,因为江千客频频将目光转向她,并且提问她有关阵法的看法,连带着,她也感受到了四面八方的各种目光,有恶意的,有好奇的,都令人很不舒服。

    耀目的光彩是属于强者的,而不属于她,季青琢将墨笔反过来,使劲在面前小本子上戳着,都怪这纸张质量不好。

    系统倒是很欣慰:“宿主,你在宗门的地位稳固,就能长久地留在沈容玉身边。”

    季青琢闹脾气了,她没搭理系统,直到课后沈容玉带她回去的时候,她都沉默不语。

    沈容玉御剑而行,问她道:“你不喜欢江长老?”

    季青琢摇了摇头,她没什么喜欢的,从一开始,江千客就对她有淡淡的排斥感觉,她在某些方面极其敏感,自然能感知到这个情绪,并且主动避开他去。

    沈容玉领她回到白水岛,他没忘了早课后的约定:“待月明之后,我会来寻你,你将修炼入门的书籍带好。”

    季青琢闷着声应了下来,她回到自己的住处之后,又将自己誊抄下五行离火阵的纸张展开来,她确实很喜欢这些精妙的线条,所以才画下来。

    她将发皱的纸张塞进角落,将自己从乔曙长老那里带回的晚餐打开,开始认真吃饭。

    直至月上檐角,银辉洒落白水岛,沈容玉才敲响了季青琢的院门。

    季青琢正待去开门,此时,被季青琢无视了许久而耿耿于怀的系统出言调侃她,打击报复。

    “宿主,你说他这样来教你修炼入门,岂不就是传说中的双修?”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